新加坡怎幺征服贪腐

2020-07-13
    399浏览

新加坡怎幺征服贪腐
图片来源:unsplash

如果说娼妓是世上最古老的行业,贪腐必定是世上最久远的罪恶。无论你住在哪里,眼见身边出现的种种贪腐情事,你大概也早已见怪不怪。有关贪腐的案件永远层出不穷。

在根绝贪腐这件事上,新加坡比世上几乎任何其他国家做得都更彻底。国际廉政组织在二○一四年将新加坡列为全亚洲贪腐情况最轻的国家,全球排名也高居第七位。这一点也不意外。自从国际廉政组织于一九九五年起展开这项排名以来,新加坡每年都在最前几名。

新加坡的纪录所以如此傲人的原因是,它在一开始并非一个廉政典範。事实上,它原本是一个与清廉扯不上任何关係的地方。也正因为如此,对于其他有志肃贪的国家,新加坡是个极好的模式。

李光耀,一九二三年出生于新加坡一个华人中产阶级家庭。在取得毕业考罕见的双料第一佳绩之后,于一九五○年回到新加坡,并在一九五四年与友人合组「人民行动党」。除了推动脱离英国独立以外,人民行动党在一九五九年新加坡的第一次自由国会选举中,以打击贪汙为首要竞选诉求。

他的新政府于一九六○年六月通过的《肃贪法》(Prevention of Corruption Act,POCA),透过几种方式达到强化贪汙调查局权力的目标。首先,它以非常宽的方式解释贪汙:用几乎任何有价值的东西(《肃贪法》称为「让人满足的东西」)从政府换取任何类型的好处,都是贪汙。「让人满足的东西」可以是用礼品、贷款、手续费、奖品、佣金或减免债务等形式呈现的金融性东西;也可以是产权、职位或「任何其他服务、优惠或无论任何类型的好处」的非金融性东西。《肃贪法》甚至将私领域的行贿也列为非法,将管辖範围扩大到没有政府官员涉案的案件。

新加坡政府还设计了一大套工具监督不法。举例说,今天的警员在上、下班时,无论口袋里塞了多少钱都要申报;如果下班时的钱比上班时多,就会有受贿嫌疑。贪汙调查局探员经常在赛马场四处巡访,寻找出手似乎特别阔气的官员,还规定公务员上赌场必须报备。它并且让民众可以透过贪汙调查局网站与二十四小时免费热线,轻鬆进行检举(如果愿意,可以匿名检举)。

当然,想让吓阻收效,单凭侦查还嫌不足,还要有惩罚才行。新加坡也因此频频加重刑罚,惩处那些胆大妄为之徒。今天的贪汙犯经定谳之后,除了得缴回赃款以外,还得服重刑,并判处高达十万新加坡币(约七万美元)的罚款。政府甚至开始惩罚贪腐官员的上司:举例来说,在杨少雄于二○一四年二月被逮捕以后,总理李显龙(Lee HsienLoong)正式申诫杨少雄的老闆,并撤换贪汙调查局局长。

李光耀在新加坡最艰难的一刻决定全力肃贪,突显一项不凡的见解:各行各业、各种阶层的领导人只要身体力行,都能发挥从一无所有做起的价值。像他一样从一无所有做起,能使领导人化贫乏为转机,抛开一切枷锁,採取激进新行动。想做到这一切只需勇气。如果这是过度奢求,恐惧或不得不做的困境,也能让领导人背水一战。

【书籍资讯】
《国家为什幺会成功》
新加坡怎幺征服贪腐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